? ?? ?? ?? ?? ?? ?? ?? ???淫母玩具(一)
 
? ? 第一部主要是在描写儿子对母亲身体的依恋以及玩弄,并没有太过激烈的作
 
爱场面,我把一些自己亲身经历的回忆夹杂在文章里写了出来,当然有些是刻意
 
夸大的...
 
? ?? ?? ?? ?? ?? ?? ?? ?? ?? ???序
 
? ? 每个男人都有一定的恋母情结,只是表现出来的强与弱的不同,我在这方面
 
的慾望却是从小时候就展现出来了,幼稚园的时候我就已经懂得从浴室的百叶门
 
缝里偷窥妈妈洗澡,看妈妈胸前那对宏伟的白兔随着搓揉不停的变形摆动,虽然
 
看得我口乾舌燥那时候却没有带着半点的性慾,只是单纯的觉得母亲洗澡的样子
 
好美。
 
? ? 当然这样的情形也被妈妈发觉,但是当时认为我年纪还小也就没多在意,後
 
来索性就让我跟她一起洗澡,那时候我可以在浴室里毫无忌讳的拍打抚摸妈妈成
 
熟可口的肉体,那时候还小也不知道母亲是不是有被我稍微挑起了一点性慾。
 
十多年後在一次和妈妈盘肠大战完在床上歇息时,才从她口中得知,当时的
 
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不安份一直对着她敏感的部位骚扰,弄得她又痒又难受只好每
 
天晚上等我睡着後找爸爸解火,说完她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小时候就懂得
 
玩弄妈妈,难怪後来我在你的手里遭殃了」,说完还调皮的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
 
弹了一下。
 
一、性的萌芽,肉体的探索那段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到母亲怀了妹妹为止,
 
後来这件事我也渐渐的淡忘了,一直到了国小五年级,也许是社会风气渐渐的开
 
放,那时候班上已经开始流传着黄色书刊,一开始我胆子很小,光是封面上的裸
 
女图就看得我两眼发直,每当黄色书刊传到我的手上时,我始终没有勇气翻开它
 
,也许因为妈妈是老师身份的关系,让我天生就对学校的老师产生恐惧感,尤其
 
是我们的导师是一位五十几岁的老姑婆。
 
直到某一天的中午学校因为段考提早放学,由於我是值日生所以等班上同学
 
走光了我才把门窗都关上锁好,正当我准备要离开时,不经意的看到在班上被称
 
为『黄帝』同学的位置,平常他就是班上色情刊物的主要来源供应商,他的抽屉
 
里摆了满满的色情刊物,不论是漫画、杂志、图片应有尽有,我好像着了魔一般
 
从他抽屉里胡乱抽了几本塞进书包就冲忙跑回家里。
 
一整个下午家里都没人在,虽然如此我还是把房门锁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那
 
本杂志对当时什麽都还不懂得我真的是颗震撼弹,我的老二一整个下午几乎都是
 
硬的,其中有一篇乱伦的文章看得我头脑发白,身体里面好像有什麽邪恶的东西
 
被打开了,一直到了晚上妈妈回来看我脸色似乎怪怪的问到,「小楷,你怎麽了
 
,怎麽看起来没什麽精神,是不是发烧了?」
 
妈妈一脸担心的问到,然後站到我面前把手贴在我额头上,傲人的双峰挺立
 
在的贴在我眼前。
 
「妈咪,没什麽可能是今天下午睡太久太累了」我心虚的回答,其实脑海里
 
还浮现着下午杂志里的内容,那一张张让我血脉喷张的裸体图,慢慢的跟眼前的
 
妈妈合为一体。
 
妈妈今天穿着一身短袖白衬衫配上有小开衩的米色窄裙,腿上还有尚未褪下
 
的肉色丝袜,也许是刚炒完菜流了满身汗让衬衫有点湿湿的,紫色蕾丝胸罩贴在
 
衬衫上若隐若现,淡淡的女人汗香挟带着乳香冲进我的鼻孔里,让我好想一口咬
 
下。
 
「没事就好,还不快过来帮我端晚餐,今天你老爸加班,等等我还要去安亲
 
班接妹妹呢」说完重重的敲了我一下。
 
到了厨房後妈妈弯下腰去找装盛汤的锅子,如同桃子般圆润肥美的臀部在我
 
眼前晃阿晃的,隐约可以看见窄小的内裤痕迹贴在裙子上,看得我口乾舌燥,不
 
知不觉下半身又硬了,我不由自主的往妈妈贴近想看得更清楚,下半身几乎都要
 
贴到妈妈的裙子上了。
 
等到妈妈找到锅子起身的时候,那柔软的臀部贴着我的阳具从龟头滑到根部,
 
我只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窜过,一种很舒服又很像尿尿的感觉涌现出来,原来这
 
就是书上说的射精吗?
 
「嗯?什麽东西?」妈妈察觉到了异状转过头来。
 
我连忙装作肚子痛的模样遮住自己下体的丑态,说中午吃坏了肚子。
 
就这样我的第一次射精就奉献在了妈妈柔软的臀部上,因为隔着学校运动裤
 
和内裤的关系,我的精液只在妈妈的窄裙上留下五十元硬币大小的水渍,而妈妈
 
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为了怕妈妈发现我的窘状,我马上说我要去厕所就冲去二
 
楼的浴室里换了条新内裤,等我换好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後,妈妈已经把妹妹
 
接回来等我开饭了。
 
一想到刚刚母亲穿着被我射精过的裙子出去接妹妹,我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
 
感和兴奋,我想住在我身体里的恶魔好像苏醒了。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我一直在想着要怎样才能看到更多妈妈的身体,於是我假
 
装喝汤的时候不小心把汤打翻了,洒得满桌子下都是。
 
「小楷,你怎麽那麽不小心,有没有烫到手?」妈妈关切的询问。
 
「没事,只是一时手滑,妈咪,我去拿抹布来擦,你继续喂妹妹吃饭」。
 
我赶紧去厨房拿了块抹布出来,然後钻进桌子底下假装认真的擦着地板,其
 
实我想一窥妈妈裙底的秘密,可惜桌子底下太暗,妈妈又穿着窄裙,只能藉着日
 
光灯看到雪白的大腿,大腿根部却是一团黑,我灵机一动!「妈咪,你腿张开点
 
,有些汤流到你脚下了我擦不到。」
 
由於有桌巾的掩护再加上妈妈专心喂妹妹吃饭,当下也不疑有它就把两腿往
 
外张开,只是没想到随着大腿往外张开,妈妈的窄裙也往上缩,从膝盖上方一路
 
缩到了大腿中间,紫色的蕾丝小内裤在我眼前一览无遗,似乎还看得到几根黑毛
 
在从内裤里窜了出来。
 
原来女人的下面这麽美,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了,我越靠越近几乎都快要把鼻
 
头贴上去了,只闻到一股淡淡酸酸的诱人味道混着一点尿骚味。
 
「擦好了没阿?妈妈腿很酸了欸,」妈妈无奈的对我抗议。
 
「噢,好了,因为是玉米浓汤有点难擦。」
 
我依依不舍的说到,正当我准备要往後退时,妈妈竟然一下就把腿夹起来了
 
,当下我来不及闪躲就被妈妈的两条雪白大腿夹得紧紧的,软软嫩嫩的,好温暖
 
好舒服,我不确定我的嘴是不是有贴上妈妈性感的内裤。
 
「阿!」妈妈吓的叫了一声,赶紧离开座位。
 
「臭小楷,原来是你的头阿,我还以为是什麽老鼠,呼~」妈妈脸色发白一
 
脸惊慌的抱怨着,坚挺的乳房随着剧烈的喘气前後前後的起伏着。
 
「谁叫妈咪你那麽快就合起来了,我来不及离开呢!」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替自己辩解,其实双眼正被妈妈身上短衬衫的扣子间的春
 
光吸引,右边紫色的胸罩映衬着娇乳透了出来,随着妈妈一阵一阵的喘气乳房跟
 
着晃动,我的心跳也一下一下的震动。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和妈妈洗澡的画面,好久没看到妈妈
 
的裸体了,也许可以趁着妈妈洗澡时偷窥。
 
到了晚上十点才看见妈妈哼着小曲进了浴室,等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後
 
,我才蹑着脚步到了浴室前面,把头贴在门下面的百叶门缝上,在雾气朦胧的浴
 
室里首先看到的是妈妈匀称的小腿。
 
由於妈妈保持晨跑的习惯,即使已经年过三十初仍然维持着穠纤合度的身材
 
,顺着小腿往上刚刚和我有着肌肤之亲的大腿现在正被妈妈突满肥皂的双手抚摸
 
着,然後是饱满浑圆勾勒着诱人形状的翘屁股,在肥皂泡泡的覆盖下好像吹弹可
 
破的奶油。
 
妈妈的屁股背对着我,只能看见两腿间有一搓阴毛顺着水流垂下还在滴水,
 
相当可爱,原本还想再往上看可惜家里的百合门是新的,缝口不像小时候那般那
 
麽大,往上最多只能够窥见腰部。
 
正当我有点懊恼的时候,妈妈竟然弯下她的蛮腰清洗着她的小腿,也顺势把
 
她的屁股缝里的阴户挺露了出来,只见两片小小的淡棕色阴唇从黑色草原中探了
 
出来,阴道的洞口却被浓浓的阴毛覆盖着,随着妈妈搓洗的动作一上一下,那肥
 
美的阴户彷佛在对我招手要我狠狠的蹂躏她。
 
噢!妈妈竟然开始搓洗她那两片肥美的阴唇,也许是站直不好清洗下面,妈
 
妈乾脆将上半身用右手倚靠在镜子上,左手则是在跨下来回搓洗,完美展现出了
 
她臀部诱人的轮廓,那娇小可爱的小肉穴也毫无保留的对着我展示。
 
妈妈还有意无意的把中指擦入那晶莹剔透的蜜穴,双蒙紧闭,一双细细弯弯
 
的眉毛紧皱在一起,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好像是在享受肉穴里那根中指的亵
 
弄,却又不敢太放肆的淫叫,可惜她只摸了两三分钟又回覆正常,我在心里暗暗
 
发誓,从今以後的每个晚上我都要视奸妈妈洗澡。
 
直到妈妈穿上了衣服我才口乾舌燥的去厨房喝了一杯冰水,刚要离开时正好
 
撞见妈妈要去冰箱拿冰牛奶喝,这是她每天睡前的习惯。
 
「你怎麽还没睡呢,今天的功课写完了吗?」
 
妈妈此时穿着一件印有爱心图案的白色短T,下半身则只穿着如内裤般的黑
 
色小棉裤,脸上因为刚刚洗完澡气色红润,一股女人香挟着香皂味差点令我醉了
 
? ?「功课早就写完啦,我只是有点口渴想喝点水,等等就去睡了。」
 
我一边说一边盯着妈妈的身子看,我记得刚刚妈妈穿衣服的时候并没有穿内
 
衣,果然在胸前的地方有两个小樱桃般的突起,我真是笨阿,也许是平日因为妈
 
妈老师的身份让我有所压抑,怎麽从来都没发现她这麽诱人。
 
「你怎麽一直盯着我看呢?是不是妈的脸上有东西」妈妈一边摸着她粉嫩的
 
脸颊一边问到。
 
「没有拉,只是妈咪真的好美喔,你真的应该去换副眼镜,不要老是带着那
 
个又重又厚的骨董眼镜,像现在这样包准迷死许多人。」
 
我ㄧ脸诚恳的说到,不只迷死人还勾引你的儿子想插你,这句话我当然只能
 
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
 
「什麽时後懂得吃你妈豆腐拉,现在的学校怎麽都教你们这些东西?」
 
说完还捏了捏我的腰,我知道其实她是很开心的,不然照平常的力道我现在
 
早就痛的叫出来了。
 
「在过一个月就是母亲节拉,老师说要多多赞美妈咪阿,而且到时候学校还
 
要教我们做礼物呢,妈咪晚安!」
 
我假装天真无邪的回答,在经过妈妈身边的时候还刻意用肩膀磨蹭了妈妈的
 
乳房,没有胸罩束缚的乳房触感果然柔软。
 
由於家里只有爸妈的卧室里装有冷气,所以一到夏天我跟妹妹就会跑到爸妈
 
的房里睡觉,只是爸妈睡一张床上,而我跟妹妹则睡在旁边的小床上。
 
在去爸妈卧室的途中经过了浴室,无意间瞥见妈妈的衣物叠在洗衣篮的正上
 
方,我翻了翻果然看见今天晚餐时妈妈身上的紫色内裤和胸罩,由於胸罩太大件
 
了我只匆匆的把内裤揉成一团塞进口袋就冲回房间里,反正妈妈每天都是早上才
 
洗衣服,我等等趁她睡着再放回去就好。
 
等妈妈也进来房里睡觉关灯後,我才敢把内裤拿出来,这就是妈妈一整天都
 
穿着的内裤吗,我贪婪的闻着内裤的味道,跟在餐桌下闻到的味道一样,却又更
 
浓烈。
 
我忍不住舔了舔内裤里阴户的位置,幻想好像我正在舔着妈妈身上的阴户,
 
咸咸的却让我的老二硬的发痛,五年级的国小健康教育当然没有教我们怎麽手淫
 
,所以我只能拿着妈妈的内裤在小弟弟那边揉来搓去,只觉得很舒服但却不能更
 
进一步的发泄出来。
 
平常都是一倒头就睡的我,但那天妈妈的内裤让我激动到几乎睡不着,在玩
 
弄妈妈内裤一小时後我终於累了,正准备起身去把妈妈的内裤放回去时,门却被
 
打开了,糟糕我忘了爸爸今天加班,我赶紧又躲回被子里假装在熟睡,一边侧耳
 
听着爸爸的动静。
 
过了约莫五分钟突然听到隔壁传来唏唏嗦嗦的脱衣声和棉被摩擦的声音,然
 
後听见妈妈发出了一声似乎是极为满足的「嗯~」的声音,接着爸妈的弹簧床就
 
开始缓慢的震动了起来,发出了「唧~唧~唧~」的声响。
 
难道爸妈在做爱?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声音,我假装翻了个身,透
 
过棉被的缝隙望过去,在外面路灯的照耀下,妈妈洁白的身子此时正跨坐在爸爸
 
上,一头乌黑的秀发稍稍盖住她的脸庞,只能从偶尔露出的间隙里看见妈妈羞红
 
得像苹果般的脸蛋,平常高高在上,一副大家闺秀的妈妈竟然也有这种淫荡的表
 
情。
 
鲜红的小嘴微微张开,顶到子宫深处时还会把香舌从嘴里探出,诱惑的舔了
 
舔自己的双唇,在床上的妈妈彷佛把平日的矜持都卸下,此时的她只是一条饥渴
 
的小母狗,需要粗大的肉棒来填满她空虚的小穴,可惜妈妈似乎还是没有将身心
 
全部放开,那薄薄的丝质棉被将妈妈从美肩以下都覆盖住了,但还是藏不住妈妈
 
美背蛮腰至屁股的魔鬼曲线。
 
「嗯哼~嗯~呼呼呼...阿....嗯...」
 
妈妈刻意压低的叫床声让我的分身已经快要硬到爆炸了,随着妈妈上下起伏
 
的动作越来越大,「扑滋扑滋」
 
水声也从棉被里透了出来,想不到妈妈这个小骚货淫水这麽多,妈妈似乎在
 
也压抑不住快感,原本细小的闷声越发狂野,「阿!...阿!...好舒服阿
 
,老公在顶深一点阿,嗯~对...快顶我的子宫,小律的肉穴被填的好满阿~」
 
妈妈越叫越兴奋,腰部也越摇越快,也许是第一次活春宫,就看到妈妈用骑
 
乘位的姿势,导致我後来跟她做爱都特别喜欢这种姿势,看着妈妈淫乱的在我深
 
上摆动的她的腰肢「嗯~嗯~天阿!...太爽了,老公在快一点,我要你的狠
 
狠的插我!」
 
妈妈越来越放荡的呻吟声让我很难受,只好一直用妈妈的内裤套自己的老二
 
来排解高涨的慾火,随着床上的盘肠大战越演越烈,妈妈肩下的棉被也逐渐褪到
 
了腰部,两颗如冬瓜般垂钓的豪乳,在月光的照射下随着动作若隐若现,隐约还
 
可以看见葡萄般的乳头轮廓。
 
「不行了!~噢!....不行了!...好痒...要去了~阿...在
 
插快一点...快一点...我要喷了!」
 
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害我担心床是不是快被震垮了,妈妈已经爽
 
的开始无意识的用右手狂揉自己的双乳,左手也往自己的下身摸去,在黑暗里透
 
过路灯只见雪白大奶被挤压成各种形状,爸爸的双手紧紧掐住两个奶头,我的手
 
也胡乱的越动越快。
 
「小律,不行了...我要射了,你的小肉穴太爽了,我的屁股上都是你的
 
淫水」爸爸声嘶力竭的喊到。
 
「啊~~快射吧...,用你的精液把我的阴道灌满...我也要去了,嗯
 
~~~~啊~~~~射的好满...好烫啊!!」
 
最後的高潮声几乎要把睡在我身旁的小妹吵醒,爸妈也吓的僵持在高潮的动
 
作,而我也在爸妈高潮的同时,浓浓的精液射在妈妈性感的小内裤上,还好妹妹
 
只是翻个身又沈沈的睡去。
 
「呼~还好妹妹没醒~~」
 
高潮过後妈妈慵懒的躺在爸爸身上,一头乌黑的秀发淩乱的盖在脸上,脸上
 
还因为刚刚的激情还留下一片潮红,这样的媚态,我想传说中的妖精也不过如此。
 
「还不是你叫得太大声,是想把儿子女儿都叫起来当观众吗?」
 
爸爸调侃着妈妈,说完还用力的揉了妈妈的屁股,惹的妈妈一阵浪笑,我也
 
好想这样做啊。
 
「哼~还不是因为太舒服,好了我先去浴室冲一下。」
 
说完妈妈就一手摀着下面急急忙忙的冲到浴室去了。
 
一直等到妈妈冲洗完躺回床上过了二十分钟,我才敢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来
 
到浴室我才发现完蛋了,妈妈的内裤上满满的都是我的精液,只好偷偷的拿卫生
 
纸弄湿擦了擦才又把它放回去,以後要小心点,现在只能祈祷妈妈不会发现了。
 
就在我收拾妥当要回去时,发现垃圾桶里面有妈妈刚用过的卫生纸,一打开
 
一股刺鼻的精液味和淫水味冲进鼻里,白白的精液混着妈妈浓稠的淫水,只是爸
 
爸的精液跟我的比起来怎麽好像又淡又少啊,现在回想起来也许爸爸就是从那时
 
候起开始在外面有了女人吧。
 
回到寝室後我累得在也撑不住了,倒头就沈沈的睡去,想当然尔第二天就睡
 
过头了。
 
「小楷~小楷~起床了!都已经七点十分了,要迟到了还不快起床。」
 
妈妈晒完衣服後,发现我竟然还在睡赶忙把我摇醒。
 
「你怎麽今天会睡这麽晚,还不赶快去刷牙洗脸,等等妈载你去上学。」
 
平常由於学校很近,我都是走路上学,今天由於状况特殊只好由妈妈载我上
 
课,反正妈妈的中学好就在同一条路上。
 
「妈咪早啊,我昨天晚上做噩梦了所以才那麽晚起床。」
 
我掰了个藉口後就急忙的冲到浴室去梳洗。
 
去学校的途中,我好整以暇的从背後偷偷观察妈妈,今天她穿着一件连身式
 
的蓝色洋装,脸上略施薄妆,只可惜还是带了一副老式的大眼镜,想不到在床上
 
叫的那麽淫荡,现实生活中却是那麽保守,也许就是因为平常的生活太过压抑,
 
所以妈妈才把床上当成她情绪的宣泄处,我以後一定要撕破妈妈虚伪的面具,让
 
她比在床上更淫荡十倍一百倍,当时的我没想到後来这个誓言真的一步一步的开
 
始实现。
 
由於路上有点颠簸,当时家里的摩托车又有点老旧,避震系统实在跟现在的
 
喷射型摩托车没法比,我只好紧紧的贴在妈妈的身上,双手环抱在妈妈的水蛇腰
 
上,两只小手则不安分的放在妈妈两腿间。
 
一路上的震动让我的硬挺的小弟弟在妈妈的屁股上磨来磨去,学校夏季的运
 
动裤很薄,所以这样亲密的接触就好像真的在性交一样,而我的手也假装有意无
 
意的碰着妈妈的胯下,真的是好爽,原本还在脑海里的瞌睡虫一下就被精虫取代。
 
「小楷,你口袋里放了什麽东西,怎麽硬硬的?」
 
妈妈偏过头来一脸狐疑的问道,该死被发现了。
 
「没什麽啦,我只是带了今天要买午餐用的零钱」
 
还好我反应快,经过昨天的开窍後,我发现心里的恶魔越来越茁壮,无时无
 
刻的在我耳边低语,要我去挖掘更多有关母亲身体的秘密,她的小穴有多紧?她
 
在什麽姿势下最容易高潮?她会不会一脸满足的吞下我口爆在她嘴里的精液?
 
就在我还沈静在意淫里时,妈妈已经载着我到学校门口,我假装若无其事的
 
跟妈妈说了声再见,当然这一整天我都没办法专心上课,我跟班上的『黄帝』借
 
了他所有的A书,那一天我充实了我匮乏的性知识,「手淫」、「口交」、「乳
 
交」、「乱伦」...,在我心里好像又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我要把妈妈当成
 
我的性知识玩具,因为在我的生活中她是对我最毫无防备、最贴近的女人,也是
 
一个最好下手的目标!
 
晚上一回家我就从工具箱里找出了一把螺丝起子,昨天的浴室偷窥不能窥见
 
全身让我心痒痒的,我决定把开口弄得大一点,还好最近爸爸每天加班我才能不
 
被干扰地奸视着母亲的胴体,从那之後我每分每秒都在捕捉妈妈泄漏的春光,餐
 
桌下的短裙、弯腰时从领口探出的乳沟,甚至刻意的去吃妈妈的豆腐,擦身而过
 
时用手背触碰她的屁股,拿东西时摸摸妈的玉手...
 
首先我开始延後自己的睡眠时间,最开始的两个礼拜我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
 
窥视着妈妈的性生活,观察到妈妈的性生活其实是很有规律的,平常日爸爸只挑
 
礼拜三和五跟妈妈做爱,假日则要看爸爸有没有要加班或出差,而且做爱的时间
 
都固定在十一点过後,这对我後来的计画相当方便。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爸爸很喜欢摸妈妈的奶子,即使没有做爱他睡前一定要把
 
妈妈的睡衣往上拉开,一边捏着她的乳房玩弄一番才肯睡去,几乎成了他每天的
 
例行工作。
 
也许是上次差点把妹妹吵醒让妈妈心有余悸,她们现在做爱时总是把自己包
 
在棉被里面,动作也没有我第一次看到的那麽激烈,但是这种刻意掩饰的动作别
 
有一番快感,就好像我是蛰伏在黑暗里的猎人,而妈妈则是一只美丽的金丝雀,
 
因为怕被猎人发现而不敢高声欢唱,总有一天我要让她淫荡的叫床声连隔壁的邻
 
居都听得到。
 
很快的我的计画又有了进一步的突破,那天妈妈穿着的睡衣是前扣式的,爸
 
爸摸完奶睡着後却懒得扣回去,任由一对娇嫩欲滴的双峰暴露在空气里,由於妈
 
妈是睡在靠近我的这一侧,所以妈妈一翻身面对着我侧躺时,那对半球型的乳房
 
就这麽毫无忌讳的搁置在我前面离不到两公尺,对最近这几天都拿妈妈内裤来发
 
泄的我怎麽可能忍得住。
 
我轻声的翻下床去,卧室里的地板是木板铺成的,有时候踩上去会有「嘎滋
 
~」的声音,所以我只能像一只小狗般的匍匐前进,来到了妈妈的床沿,我的脸
 
距离妈妈的乳头不到十公分,那深深的乳沟这麽近距离的仰视下更是美丽,都能
 
闻到妈妈散发出来的体香了。